<em id='AyNxTN9uu'><legend id='AyNxTN9uu'></legend></em><th id='AyNxTN9uu'></th> <font id='AyNxTN9uu'></font>



    

    • 
      
      
         
      
      
         
      
      
      
          
        
        
        
              
          <optgroup id='AyNxTN9uu'><blockquote id='AyNxTN9uu'><code id='AyNxTN9uu'></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AyNxTN9uu'></span><span id='AyNxTN9uu'></span> <code id='AyNxTN9uu'></code>
            
            
            
                 
          
          
                
                  • 
                    
                    
                         
                    • <kbd id='AyNxTN9uu'><ol id='AyNxTN9uu'></ol><button id='AyNxTN9uu'></button><legend id='AyNxTN9uu'></legend></kbd>
                      
                      
                      
                         
                      
                      
                         
                    • <sub id='AyNxTN9uu'><dl id='AyNxTN9uu'><u id='AyNxTN9uu'></u></dl><strong id='AyNxTN9uu'></strong></sub>

                      青海

                      2019-04-29 07:24

                      字号

                      青海风吹来夜色的浪花,花儿中闪烁的落星洒成了诗行,暮色的晚云折月煮酒,醉了一片的清孤,酣睡在梦里的细水长流,无声无息地逝过了尘封的年轮,温一壶手中的记忆,刻上美的诗篇,挥洒醇香的文字,静守着一片大海,心中的颜色愈发青葱,细闻着一院花海,让笔中迫不及待的温度沾染花语,滋润着握不住的烟云。

                      【4】

                      深秋的夜总是来得早些,不知不觉便换了光景,窗外,星光伴着月影,音乐和着歌声,即使窗门紧闭,也难寻一丝清净。索性打开窗户,光影交错之处除了浪漫的音乐还有悠闲的身影和舞姿,顿然心生羡慕,已经许久,不曾有过属于自己的时光,那些可以一个人安静的思考和发呆的日子远到遗忘。工作的繁杂琐碎,生活的柴米油盐,孩子的吃喝拉撒成了不变的日常,从前总喜欢发呆做梦,岁月静好,从前总喜欢诗和远方、不沾尘世烟火,从前终于都成了前尘过往!

                      夜色如饱蘸浓墨,月亮从浮云的罅隙中涌出来,静谧的月光洒下柔柔的清辉,地面覆上一层薄薄的银霜,月光衣我以轻绡,掬一捧月光赠予远人。月光如水,袭人寒气,宛若银色的波光流泻。独立小桥风满袖,无数次望这轮明月,始终与人常相随。

                      她家里有水桃树和梨树,到了夏天我总是跑过去她给我摘!她家的水桃很好吃,比山上长的野的要甜,肉多,心是红色的。在我上学期间她就出嫁了,听说是嫁给了少华他舅家的亲戚。虽是亲戚可她与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所以她是换来的大抵就是真的了!

                      耳畔聆听着柔风捎过的音符

                      那天清早我也刚好赶回湛江。坐了13个小时的火车,从湖南邵阳回到广东湛江,我跟随伴我同行大学生党员社会实践队结束了在邵阳12天的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一路颠簸,一夜未眠,下了火车,我的头晕晕的。

                      毕业之后,我整理着高中的物品,看见了那个满是贴纸的小木盒。我轻轻打开它,一股熟悉的清凉味儿扑面而来,像曾经那样,穿过鼻腔,到达口腔,刺得舌根火辣辣地疼。那瓶曾经过无数人之手的风油精依旧安静地躺在那儿,只是瓶身上的油印记被时间擦得有些模糊了。

                      青海阳春三月八日,天气温和,春风微弱。与往常一样,一大早我就起了床,洗盥完毕后,匆匆地赶去人才市场。通览全场,依然如故,基本上都是工厂在招聘。无奈,草草地投了几份简历,自我感觉无望,便离开了。

                      风一直刮,雨一直下,但平稳了许多,正要迷迷糊糊入睡,耳边响起了宏亮的蛙声!这蛙声,一阵急一阵缓,听着只有一只,可声声宏亮,绝不疲劳。

                      日子会这样消逝地无影无踪吗?没有落在心上的日子,固然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落在心间的一些体验,会刻下自己当时的体验,无论悲或喜,那或许是我们生命存在的印象。以此记住了在某时某地在路过时间空间,也在经过别人的生命。

                      6事与愿违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小麦成熟收割,棉花开始播种的季节,小麦加工成面粉,要吃上几个月后(正因为如此,就特别青睐带着缠绵木香的甑子饭),队里才分配大米指标。所以就把面粉变换着花样地吃。如蒸粑粑、蒸糖包、蒸团子(面粉加糯米粉,素韭菜加鸡蛋馅儿、胡萝卜丁加腊肉丁馅儿)、拉疙瘩、刀削面、打糊糊、擀饺子皮包饺子、炸苕、炸南瓜、炸海椒、炸茄子、炸海椒包瘦肉丸子、炸云片糕、炸穿穿、炸麻花......

                      再见,那过去的二十一年。

                      仍没寻到秋天影子的我,却不甘心,于是我走出校园,在岳麓山上远远望,植物染绿了白雾,整个山中白雾升腾,我像被困在一个巨大的蒸笼,只是雾气是凉凉的,山中人很多,我也知道他们的心思,他们和我一样是来寻秋的,因为这里有停车坐爱枫林晚的爱晚亭,可能都想体验当时杜牧写诗的感受吧,一路上我不断收集秋的信息,有残败一半的菊花、金黄闪亮的银杏叶和火红艳丽的枫叶,但它们却只是整个山林的点缀而已,更多的还是一汪不尽的绿色。看似秋意毫无的南方秋天里,却一反思想里根固的萧瑟,带来一种更鲜活的秋天印象。现在我明白了,原来这个女孩子是这样可爱的啊!

                      身体一直很累,但心里却没有装下任何事,我想,这也是一种放松吧,倒床上进入梦乡。

                      迷失在十字路口,向左向右徘徊,没有方向。挣扎过,伤心过,哭过,累过,何处是归宿。当不知想要什么的时候,停下脚步,静下心,回头看已走过的路途,一路的坑洼,一路的坎坷,是什么支持走到现在,现在是否还可以继续。每条道路的背后都不知隐藏什么样的艰险,等待将要到来的你我他。唯一能做地,收拾好心情,坚持的往前走,不管路多么坎坷与否,不管路多么弯曲与否,没有机会后悔,也不存在后悔药。抬起沉重而无力的脚,一步一步往前踏,既然选择,是福是祸,经历过才知道。好与坏没有明确的界定,两者之差,差的不过是物质上的享受,精神上的放松,仅此而已。

                      凡事留点余地,是一个人最高的智慧,记住别人的好,可以培养自己谦虚的品质。有话为什么不能好好说,为什么遇到事不可以用微笑来解决?我们在相处中,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善意多好,因为我们总会潜移默化在受到身边人的影响。

                      后来沿着一处,从未走过的路,当然是征求了朋友的意见。正好我俩都喜欢冒险也不在乎走错之后的麻烦,于是便又觅得一处好去处。穿过一片竹林,然后是一个下坡,是用那种老砖铺起的老路。泥色很老,应该是很少人走的,却有一种曲径通幽的触感。我想,闯过这片静谧的竹林我们是会去到落英缤纷的桃花源呢?还是,去到一片更幽深的山野中去呢?前方的光亮给了我答案。

                      青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觉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现在有些姑娘的爱情观了。物质的要求就暂且不说了,光是这份作劲,就足以让我瞠目结舌了。

                      最后感谢我至亲的家人,是他们给与我写作的充分空间和时间,我可以悠闲自在翘起二郎腿,葛优瘫式坐在沙发上,一边啜饮清香扑鼻沁人心扉的冻顶乌龙茶,一边观看Youtube视频里文人雅士对酒当歌,吟诗作对,歌舞升平,耳濡目染后灵感如泉涌一波接一波,自己逐渐爱上文学创作,并开始源源不断,一发不可收拾的创作,义无反顾踏上写作旅途,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坚持写下去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哟!又看到了湖。让这么好的湖,在天幕的空档,天蓝水清,碧波荡漾,一水汪洋,如硕大水凼凼,打得我不好与之握手。请看哟!清流与楼树相映,荷叶与船儿重叠,自由与泅渡不断,赏析随心情泛滥。天蓝,水清,树绿,花艳,草茂倒影随波逐流,摇摇晃晃,时时刻刻发生变更,颇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演绎之势,维美若丹青,画中人匆游;若要知晓去,恣任自觅寻。

                      花纸油伞不但精致唯美,古朴典雅,而且还是高雅的艺术品。她还在生活中能遮风,能挡雨,也能为你遮阳避日。她似乎是艺人们专门为女人设计装饰品,不管是阴天下雨,还是阳光明媚,花纸油伞下的女子,永远都是那么身姿优优美,气质高雅,楚楚动人!

                      5月10日:今天我又是一系列的机器工程,系统化的上课下课,这冗杂的事务,让我觉得有些身心疲惫,上课、下课、早饭、午睡、早操、晨跑......这样的日子很是枯燥无味,习惯了独来独往,交心的朋友只有寥寥几个,有时总会感到无奈,一天天的都是在沉默寡语中度过,陪着我的只有文字。一个人挺好的,可以静静的感受这万事万物,可以感受到常人所感受不到的境域。

                      滑下凳子,去揭开炉子上的锅,盖上密布着水珠。一斜,挨得近的便靠在一起,落回了锅里。伸手抓出两个大丸子形的,温温的,便咬了起来。

                      《月亮和六便士》里有一句我十分喜欢的话:人生最重要的是,永恒的现在。所以要把每一天都过得十分优雅。阳光下,在自己制造的小花园里,读一本喜欢的书,跟随主人公体验不同的人生。练一会瑜伽,简单的拉伸,保持自己傲人的身材,要知道,这可是女人穿衣的资本。

                      跟帖的大都认为这样的友谊不要也罢。换言之B这种同学应该避而远之。而我认为B的生意资金周转不过来是必然的,毕竟不是什么信守承诺的人。

                      回首间,车子的音响里报了个熟悉的站名,那是我曾经的家,今年初因拆迁,已变成一片废墟,我不忍心向窗外望去,但乡愁的思绪还是让我看到了一切,故乡,我的家,已没有了往日的树木葱葱,没有了红瓦高墙,只是一片干净利落的空旷,泛着皎洁的白光。我不忍心再多看一眼,那片天地使我离我的故乡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长大的我背井离乡,踏上距离家乡几千公里远的陌生的土地,体验着陌生校园里的一个个惊奇又惊险的活动。而这一切背后,就像所有经历过大一的学子一样,开始疲了。年少的时候真的是精力充沛,能养活那么多无畏的情怀。而现在的我,早已褪下了那层轻狂的外衣,变得愈发宽容,与陌生的人打交道不再显得那么拘谨,每天坚持着良好的作息时间,早睡早起,养生一般。有时候也会怀念年少时的疯狂,怀念那时候的单枪匹马,一腔孤勇,奋不顾身。戾气这东西,就像《重庆森林》里的凤梨罐头,赏味期限仅限于少年时代,过了,就再回不来。

                      不要说十合面,就是五合面,能够说出哪五合面的人就很少,就别说十合面的了。都是有哪些粮食掺和而成的呢,这我倒没有想起问父亲,不过我倒能猜个差不多。

                      可那年中考,我却没有完成自己的可笑梦想。望着你拿着大包小包走出村口,你父母哭了,可我却没哭。你知道,我在跟你赌气,但你这次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跑过来安慰我再加嘲讽一下我。你而是头也不回地上了大巴车。那一刻,你成为了全村人的骄傲!而我成了失败孩子中的一员,想想也可笑为何只是考差就要被嘲讽,被人当作反面教材。

                      是的,只要你觉得你已经优秀到足以配得上你想要的一切,那就坦然接受。什么道义,什么操守,什么良知,不过是那些比不上你的人意图再一次禁锢你的道德枷锁罢了,让它们都统统见鬼去吧!

                      曾经,我总以为亲情的别名叫唠叨,我自懂事以来听厌了各种无聊的唠叨,我总觉的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完成的。可是如今在异乡听着他人无聊的笑话,想着家乡的唠叨。那一刻也许就叫心灵的孤独吧。的确,心若没有栖居,到哪里都是流浪。相距千里,在电话中夸耀着自己的好,仿佛大家都是遗落民间的演绎者。余生,多花点时间陪陪家人,名再重也是水中月,钱再多也是镜中花。不要让名利成为稀释血缘的催化剂。青海

                      不知何年何月,转眼到了地沟油、转基因、有毒食品等新名词泛滥的日子。吃的不放心了,喝的不敢喝了,菜吃的没以前的鲜了,果吃的没以前的甜了,馍吃的没以前的味了。

                      准备中,儿子出生了,我停了下来;工作忙碌了,我停了下来。不停在心里左右自己万一没走出来,死了怎么办?得加把劲给儿子多留些。

                      如果我想让你去做的事,恰也是你自己想去做的事,那么外力就和内力合成了一条线。只有外心和本心,能够合而为一,你才会有凝聚心。你有了聚精会神,做任何事才得以事半功半,尽善尽美。

                      只要项羽学不会转身,他还是无路可走。毕竟成功凭的不是力气,而是智慧。而且与他争霸的刘邦,早就学会了转身。

                      亲爱的,这是不公平的。人人都应该有平等的权利。那些被赋予懂事的孩子,过早的承受着比同龄人更多的委屈,总是怕麻烦别人,总是怕别人不高兴。一但某一天表现出拒绝,便有蜂涌而至的人指指点点: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怎么这么不体谅人?

                      漫步在雨停的街道,似乎并没有摆脱的雨的味道。雨在地上流淌,在墙上流向地上。到处都是雨的味道,到处也都是雨的踪影。漫步在街道上的人们,在雨未消失影响的灯光下,观赏着街道的景色。景色在窗内的人眼中,依旧是那样模糊,并未见到雨的消失,也看不出街道有什么变化。

                      天女答:炒年糕啊。

                      淡紫色的花瓣,翻卷成细小的波浪,层层叠叠,挤挤挨挨。花瓣薄如蝉翼,风一吹,颤颤巍巍的,在枝头摇摆。细密的花瓣中,金黄色的花蕊若隐若现,点缀其中。真美!

                      我曾经目睹过压牛的经过:一头刚刚成年的灰色水牛,被一群人赶进空旷无人的大队后,突然被关上大门,里面一片漆黑。渐渐地才敞开一道不大不小的门缝,门扇内的两旁,各藏立着三条汉子,门外守着一条彪形大汉。然后,开始赶牛。起初,牛不肯出去,人们边诱边推,等到牛头刚刚伸进门缝,身子还来不及出去时,六条汉子瞬间关紧大门,用身子死死顶住门扇。其余的人拼命地拉住水牛的尾巴,像河似的,不让水牛跑掉,边上观看的孩子们,在大声起哄加油。对牛来说,显然拉牛尾巴无济于事,只是过把玩的瘾而已。。关键是门外的大汉(全村的大力士,小名:监子,也是我们第二生产队长,因辈份高,我们叫他监子公)迅速用肩膀扛住水牛的头,把水牛前脚架空,无法使力。水牛被制服了,迅速将一根筷子粗的铜针及棕绳穿过牛的鼻孔,左孔进右孔出,鼻绳扎了一个结,再连接一条长绳子,延伸至牛的尾巴。水牛痛得直叫,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一巨变,龚波和龚裕功不可没。

                      沈从文具有的是一种带着泛神论色彩的美学观念,他认为爱与美的结合就是神性。在《边城》中,作者描绘一个诗意灵气的美景,由此产生一段古朴生动的爱情,在此,他着重塑造了翠翠这个形象,使她成爱与美的化身。但就像作者自己阐述的那样,生命具有神性,生活在人间,两相对峙,纠纷随来。作者的这一认知为翠翠的爱情送去了一连串不巧,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尾。但这真是不巧吗?在我看来,绝不巧,反是基于作者对人生与世界认知的恰巧。

                      走过不知名的街角,雨停了,心中莫名的一痛,仿佛失去了什么,留下的只有遗憾,雨,终究走了。

                      可是,思又如何?不思,又能如何?

                      片中妈妈在轰炸中不幸离世。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哥哥能做的只是将妈妈死去的消息瞒过年幼的妹妹。在空旷的广场上,哥哥强笑着卖力地为哭着要找妈妈的妹妹表演单杠,夕阳下两个瘦小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单薄那时那刻和此时此刻我都泪水泛滥,有时活着比死要难,清太忍住所有悲伤的强笑,让人很心碎。也许,就是在那一刻,哥哥试图将所有的悲伤扛起,决定在纷乱的废墟上为妹妹撑起一片晴空。

                      青海吃过午饭,我们便在校园里熟悉起了环境,红砖铺盖的小路、简陋的西北农村式瓦房的教室,处处都着一丝丝透露的荒凉感。当我们走进教室,眼前的一切真的惊人惊讶,外表那般简陋的教室内部竟是如此的温馨,教室的地面上没有一丝纸屑、卫生角的工具摆放的那样整齐、斑斓的黑板报印刻着孩子们的点点滴滴、还有那苍白的墙壁上挂着孩子殷勤的希望,也许贫穷可以降低他们的生活水平,但是无法减少他们对梦想的渴望。

                      好像天上的云也有心事,化作雨已下了小半个月,我望着泥泞中的足迹,被雨水冲的不留痕迹,想起过客二字,莫名的有些惆怅、甚至于难过,不知为了谁!

                      说到这里,忽然想到自己近期所遇的一件事。

                      关键词 >> 青海

                      评论(320)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